博士的古义和今义

博士的古义和今义(www.btsmile.com) 编辑:jh-mX1U 时间:2017-09-22 18:05:11

  李阳是一个来自云南农村的彝族少年。如果不出车祸,再过两个月,他就年满17岁了。

  最难熬的时候,杨群曾失去活着的信念。“在国外买的化妆品,我全部都送人了,觉得自己用不到了。”丈夫杨超说,实在没办法,活命要紧,当时甚至考虑过器官的黑市。他是从别人口中听说的,但是价钱高昂,又不保险。

  为了保证器官功能不受影响,医务人员要和时间赛跑。在医院南区器官获取手术进行的同时,昆明第一人民医院甘美国际医院院区的移植手术也已准备就绪。

博士的古义和今义

  柏凌曾经参与协调过一个大学生车祸脑死亡的案例,大学生的母亲特别不理解,愤怒地说,“你们让我的孩子移植器官给别人,那你们怎么不把别人的大脑移植来救我的孩子”。

  亲属再一次询问了李阳的病情,以及整个救治过程。他们表达了一个担忧:在器官捐献以后,孩子的遗体是不是会有残缺,留下一个个窟窿。

  神经系统的反射逐渐消失了。神经科的专家测试了李阳瞳孔的对光保护性反应,角膜的扎眼躲避反射、疼痛刺激反射以及冰盐水反应,这一切说明,脑干功能衰竭了。

  在重症监护室,王凤琴和亲属看了李阳最后一眼,他们一起推着李阳从重症监护室到手术室门口。几位女性家属的情绪还是崩溃了,整个过程不停地喊着孩子的名字,不停地哭泣。进入手术室的那一刻,李阳的表姐,始终不愿意松手。


  这天,正好是杨群50岁生日,对着镜头,她微笑着做出了“耶”的手势。

  3月4日下午2点半,器官获取手术结束,在医院太平间门口,王凤霞和家属们看了一眼李阳的遗体。为了便于后事处理,他们选择了离家近的县殡仪馆。跟着殡仪馆的车,王凤霞带着李阳“回家”。

  在泪水中,王凤霞和丈夫反复呼叫着儿子的小名,或者和他聊天,期待着“睡熟”的儿子有一些回应。

  3月8日,术后第四天,心率血压都很好,曾经一度超过1000的血压,术后第三天已经降到120 ,尿液也恢复了。


  人间真正的大爱

  夫妻两人已经知道第二次生命源自哪里。杨超当天看到新闻说,一位人大代表在北京做肺部移植手术,报道说肺脏来自一位云南的16岁少年,这个少年捐赠了9个器官组织,“我们就把这个联系到一起,肾脏可能来自那个16岁的孩子。”

博士的古义和今义

  加强推广促升级

  去年5月,杨群被确诊为肾衰竭。平日里,喜欢弹琴、打球以及和朋友聚会的她,告别了安逸的生活,“一下子觉得天黑了。”


  (应采访者要求,除医务人员外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本版文/本报记者 郑林

博士的古义和今义

  她是个幸运者,在同为肾病患者的微信群里,杨群收到了很多病友的祝福以及羡慕。

  觉得“一下子天黑了”的杨群,3月4日完成了肾脏移植手术,她微笑着做出了“耶”的手势

  王凤霞将衣物交给了柏凌,委托她在手术结束后,给李阳穿上这套衣服。这是李阳生前最喜欢穿的一套运动服。


  3月1日中午,文化水平稍高的王凤琴在器官捐献志愿书上签了字。信息填写的过程很顺利,直到选择捐献哪些器官时,王凤琴犹豫了。志愿书上标注着肝脏、肾脏、肺脏以及其他器官名称,王凤琴不知道该选择捐献哪个,她询问坐在一旁的丈夫李贵福,得到的答复是:既然要捐,就把能用的都捐了。

博士的古义和今义

  李阳的诊断书显示:车祸伤,重度颅脑损伤,临床脑死亡。

  尽可能让孩子完整的离开,是家人最大的心愿。王凤琴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请求。在前期抢救的过程中,李阳曾做过去骨瓣减压手术,拿走了头颅上的一块骨头,王凤琴询问能否请医生将李阳取下的头骨再缝合回去。


  “我们全家都在感恩,没有这个肝源,我的儿子,他的生命就说不清了。”顾文云父亲激动地说。

博士的古义和今义

  选择捐献器官不是容易的事情。昆明第一人民医院器官获取组织协调员柏凌,从事协调工作已有四年,参与过上百例成功捐献的案例。但是被拒绝的案例更多,她觉得这项工作“太难了”。

  深夜来临的噩耗,叫醒了当时处在睡梦中的李阳父母——李贵福和王凤霞。他们不知道儿子为何深夜骑着摩托车出去,又被一辆小货车撞倒。

目前阿拉善盟观赏石宝玉石产业的布局是从各旗的特色和优势出发,在综合考虑原料、加工和贸易等因素的基础上,以优化产业发展来展开,助力区域经济发展,着力建设“两城四园三基地”,积极落实珠宝玉石产业优惠政策,着力培养我盟本土玉雕专业人才,突出阿拉善的原料交易,配合生产加工和成品交易等功能,吸引国内外观赏石、宝玉石资源进入阿拉善。

(来源:如对本网转载内容、版权有异议,请联系我们)

Copyright ©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博士的古义和今义  sitemap